重庆新冠肺炎在院确诊病例“清零”
来源:重庆新冠肺炎在院确诊病例“清零”发稿时间:2020-04-04 04:58:30


我们看到受疫情影响,现在不少中小微企业经营遇到困难,出现了资金链紧张的情况,请问银保监会在支持中小微企业方面有哪些措施?谢谢。

2019年银行业压力测试情形是基于宏观经济计量模型和历史情景、专家判断,多为一些假定。这种压力情形是“极端但可能”,可能性相对比较小,它是一种假定要求。疫情发生以来,我们密切监测银行体系的风险状况,系统评估疫情对银行业的影响,开展了压力测试。新的一些相关测试结果,将通过金融稳定报告及时对外披露,更新报告。

有几个数,首先是关于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主要用于重点企业抗疫保供,比如生产医疗物资等等。这3000亿元到3月30日,9家全国性银行和10个省市的地方法人银行,向5881家重点企业累计发放优惠贷款2289亿元,平均每户企业获得贷款不超过4000万元,利率加权平均是2.51%,财政部50%贴息以后,企业的实际融资利率约为1.26%。这是3000亿元的情况。还有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重点支持有序复工复产。到3月30日,地方法人银行累计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包含贴现2768亿元,支持的企业户数(含农户)是35.14万户。具体来说,这里面涉农贷款是552亿元,加权平均利率4.38%,普惠小微贷款1556亿元,加权平均利率4.41%,办理贴现661亿元,加权平均利率3.08%。这几个利率都符合国务院不高于4.55%的要求。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4月3日发布公告,决定2020年4月4日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在此期间,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4月4日10时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今天我们请来了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先生,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先生,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先生,请他们向大家介绍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和强化对中小微企业普惠性金融支持的有关情况,并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

下一步,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灵活适度。坚持底线思维,根据疫情防控和经济形势的阶段性变化,把握好政策力度重点和节奏,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强货币政策总量、逆周期调节,同时处理好稳增长、防风险和控通胀的关系,实现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并且略高。充分考虑中小微企业特点和目前面临的约束条件,落实好出台的各项应对措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加强国际合作,多渠道做好预期引导工作。谢谢大家。

利率下行表面上看确实是银行的利差在缩小,但是我们也会采取很多措施,比如央行提供低成本的资金,另外我们保持市场合理充裕的流动性,这样银行从金融市场上的融资成本大幅度降低。同时,我们也在考虑加大对银行的支持力度,特别是对中小银行的支持力度。那么,对于存款利率,它是利率体系里的一个压舱石,当然作为一个工具,是可以使用的,但是这个工具比较特殊,是“压舱石”,所以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比如物价的情况,现在CPI明显高于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存款利率是1.5%,CPI是5.3%,这个问题要考虑。另外也要考虑经济增长,还有内外平衡的因素,利率太低了,是不是货币贬值压力也会加大等等这些因素。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如果让它负利率,这样的话也要充分评估,考虑老百姓的感受。所以,总的来说,就是作为工具是可以用的,但是用这个工具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第一,要求国家融资担保基金2020年新增再担保业务规模不得低于4000亿元,投资10家支农支小成效明显的地级市融资担保机构,对100万元以下的免收再担保费,其余的再担保费也要减半,就是100万元以上的要减半。

我举一个成功的例子,恒丰银行是一家资产接近一万亿的银行,由于前后两任董事长涉嫌违法犯罪,银行出现了大量的不良资产。监管部门采取果断措施进行处置,首先会同有关方面坚决撤换董事长、行长和高管,调整充实新的领导班子。对违法股权依法清退,严格查处各类违法违规人员。同时,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财政部、地方政府密切合作,通过剥离不良资产、地方政府注资,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在市场化、法治化的前提下,成功化解风险,完成改革重组,市场也没有引起大的波动,非常平稳。中央要求精准拆弹、稳定大局,我们应该说是实现了这个目标。

下一步,银保监会还会继续坚持和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化解风险,推动中小银行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当前受疫情和经济下行影响,有一些中小银行历史上也积累了一些问题,比如内控不完善、公司治理不到位,面临一些风险和挑战。对于这样少量的机构,我们还会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一行一策,结合实际情况,采取多种方式,比如直接注资重组、同业收购合并、设立处置基金、设立过桥银行、引进新的战投等等,加快改革重组。我们也会充分评估处置中可能产生的风险,做好各种预案,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可能也会有“冒泡”的,但是我们有信心和底数,基本在我们掌握之中,不会出现区域性和系统性风险。谢谢。

短期来看,疫情对经济造成了短期较大的冲击,部分行业影响比较大,风险会有所上升,这是必然的。对银行信贷资产也必然造成一定的下迁压力。但是总的来看,中国的银行业整体损失吸收能力比较强,风险抵御的弹药比较充足。到2019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远低于5%的监管标准。拨备覆盖率是186.08%,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5万亿元,所以应对不良率上升这个缓冲垫是充足的。2019年,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2.3万亿元,银行资产质量管控手段多样。有些银行比较难过,但是有能力把它缓解下来。